幸运时时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幸运时时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0 05:49:4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人们必须注意,高度自治不同于完全独立。香港不是一个主权国家,它是中国的一部分,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。因此,香港的治理首先以中国宪法为基础,也以香港基本法为基础。实际上,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为“一国两制”提供了真正的保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我想问个有关TikTok的问题。特朗普总统说要禁止它,现在它很可能被微软收购。根据中国的法律和能力,北京可以要求从任何这样的中国公司获取数据信息。基于此,您能理解为什么特朗普总统和美国政府要确保TikTok在美国运营时北京不能获取任何有关美国公民的数据信息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香港的新法律,也就是香港国安法,顾名思义,是关于国家安全的法律。实际上,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,香港本应自行制定国安法。香港回归祖国23年来,国安法一直没有出台,这一空白已经导致许多严重后果。人们看到香港的暴力事件不断上升,城市稳定受到极大破坏。人们感到香港不再是一个适合居住或经商的安全之地。缺少这一法律损害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,损害中国内地和香港民众的安全,以及香港的国际经济伙伴的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我想提一个关于军事紧张的问题。美方称,中方在南海主张权益的区域是国际海域,这是侵略性行径。您认为美中是否正越来越接近发生某种形式的军事冲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恕我直言,我经常在这个国家听到所谓这是一个“普遍性”的事情的说法。但是,当他们说“普遍性”的时候,主要指的只是美国和少数几个欧洲国家。如果要谈论任何普遍性的东西,就必须考虑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就占全球人口的20%。如果再算上印度、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国家,那么(这里常说的)所谓“普遍性”通常并不包括全球大多数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南海形势有很长的历史轨迹。实际上,上世纪70或60年代前,这个地区不存在领土争议。但从上世纪60或70年代开始,一些国家提出主权声索。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,中方对此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。尽管如此,我们仍愿与其他相关国家通过协商寻求和平解决争端的办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有什么办法能降低调门吗?您刚才提到全球霸权,特朗普总统谈论“中国流感”,这些都是刺耳的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伯恩斯:崔大使,谨向您致以最热烈的欢迎。在把采访转交给安德利亚·米歇尔之前,我想阐述一点想法。我认为美中关系可能处于1971年、1972年尼克松总统打开中国大门以来的最低点。在美国,人们对中国政府放弃其对香港人民的承诺、印度与中国在喜马拉雅山地区发生边界冲突,以及中国在南海的活动感到非常关切。几十年以来,你和我都在政府中参与美中关系相关工作。在我看来,我们正在脱离近40年来的合作轨道,朝竞争方向迈进,包括在军事、经济、5G问题上。我对安德利亚、您和你们的采访提出的问题是,我们在竞争的同时(我们当然在竞争),能否找到就应对气候变化、疫情和其他重大全球性问题的合作之路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大使:没有这样的事情。我本人去年4月去新疆考察,参观了其中一个培训中心。我在那里见了一些维吾尔族人,并与他们交谈。我遇到了一对年轻的维吾尔族夫妇,他们在其中一个培训中心开设了一家餐厅,生意很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歇尔:尽管双方关系出现紧张,您提到,双方仍在工作层面就经济问题保持着对话。美中经贸协议还会继续下去吗?您仍然认为该协议符合中方利益吗?显然,美方不得不衡量该协议是否仍然符合自身利益。您认为这个协议现在也处境危险吗?